本報見習記者 汪子芳
  沒有懷孕,更沒有生育過,卻接到了計生部門的通知,說自己生了一個兒子。這種蹊蹺事,還真讓溫州的朱女士遇到了。
  朱女士今年28歲,家住樂清柳市黃華社區。今年10月2日,朱女士接到社區計生辦的通知,說她在9月17日生了一個兒子,需要來計生辦登記下。
  這個意外的消息,讓朱女士徹底懵了。今年3月份她才剛剛與丈夫鄭先生結婚,婚後根本沒有生過孩子。
  經調查,這個孩子是9月17日在溫州市附二醫南浦院區出生,所登記的產婦信息正是朱女士。自己竟然被生了兒子, 這讓朱女士和丈夫鄭先生頗為惱火和納悶。
  自己被生了“兒子”
  卻不認識“兒子”的父親
  平白無故多了一個“兒子”,已經讓朱女士夫妻倆有些驚詫。更讓丈夫鄭先生覺得很不是滋味的是,計生辦提供的孩子出生證明複印件顯示,這個突如其來的“兒子”還不是自己的,而是妻子朱女士跟另外一個姓徐的陌生男人生的。
  “小孩出生證明上的父親一欄,寫著徐某的名字。”可朱女士說自己壓根就不認識徐某。經警方調查,徐某是位離異男士,也說自己不知道有這回事。
  為什麼自己的名字會出現在孩子的出生證明上,這份出生證明又是如何辦理出來的?隨後,朱女士和丈夫來到溫州市附二醫南浦院區求證, 醫院綜合辦公室一位姓李的工作人員稱,辦理出生證明時,並不都是由產婦本人前來辦理,如果有其他親屬拿身份證過來,醫院有時候也會通融辦理,“如果有的人真想乾這種事,這種漏洞是難免的”。
  朱女士和弟弟辦了個廠,兼任會計和出納,“常需要轉賬和匯款,都需要身份證,平時就放在自己包里,所以記得比較清楚,沒有遺失過。”
  一定是有人偽造了自己的身份證,於是,朱女士向計生辦解釋,說自己並沒有生育,而是有人冒用了她的身份生了孩子。一開始,工作人員完全不敢相信,認為朱女士是在故意隱瞞。
  這下,朱女士不僅僅覺得自己冤枉,更是氣憤不已。為了證明自己的清白,她來到樂清市人民醫院做了一系列的檢查。最終,醫院方面證明,朱女士目前並沒有懷孕,在45天之內也沒有生育過。
  三舅承認孩子是冒用身份生的
  要求先把孩子認下來
  這個孩子到底是誰生的呢?就在朱女士一籌莫展之際,她聽說差不多也是9月17日的時候,自己三舅家添了個孫子。
  會不會就是這個孩子?朱女士一通電話過去,三舅承認了,孩子確實就是他的兒子也就是朱女士的表弟生的,“你們先把孩子認下來,其他的事情我們之後再慢慢談。”
  三舅解釋說,表弟有一個3歲的女兒,但一直想要個兒子。因為不符合二胎要求,為了逃避罰款,才冒用朱女士的身份信息為第二個孩子辦了出生證明。他還跑到朱女士母親家求情,說兒子和兒媳都是有工作的,除了罰款,還可能工作也不保,現在出生證明已經辦出來了,希望朱女士先認了,不要把事情搞大,他慢慢再擺平這個事情。
  朱女士說,對於這個表弟,她從小到大都很少接觸,“只知道有個表弟,但是見面的機會並不多。”
  幾番交談下來,雙方都未能談攏,朱女士拒絕了三舅的要求,並希望他們向計生部門和警方自首,說明情況。但隨後,朱女士就始終聯繫不上他們了。
  事情一直得不到解決,朱女士最終報警。
  要想拿回生育名額
  還需聯繫到孩子生母
  昨天,錢江晚報記者從溫州附二醫南浦院區瞭解到,冒用朱女士身份的產婦9月16日下午5點多入院,9月17日孩子出生,9月22日辦理了出生證明。而相關病歷則顯示,有人還曾經在8月20日、9月4日、9月16日冒用朱女士身份信息進行過體檢。
  南浦院區綜合辦公室主任金岳輝告訴記者,醫院辦理出生證明需要提供準生證、父母身份證原件和複印件,如果不是父母本人來辦,則需要出具委托書。
  這件事發生後,醫院已經採取了措施,在生產之前,除了孕婦簽字,還要加上按手印、拍照等程序,醫院已經在安裝更多的監控設備,以防止此類事件的再次發生。
  目前,朱女士最關心的是如何拿回自己的生育名額。樂清市計生局的相關負責人告訴記者,他們正在商討解決方案。溫州鹿城區婦幼保健所的所長張雪梅告訴記者,要拿回生育名額,需要先更換孩子的出生證明。“如果要進行換證,先要由孩子的生母提出申請,在申請報告上講清楚事情的來龍去脈,再由出生證的簽發醫院進行審核,核實之後還需要做親子鑒定,再根據親子鑒定書重新簽發孩子的出生證明。”
  但是目前,朱女士已經聯繫不上自己的三舅、表弟,更聯繫不到孩子的生母。警方表示,將對他們進行傳喚,如果核查清楚,將依據相關法律對當事人進行處理。
  朱女士和“徐某”二人的身份信息是如何被人獲取的?對方又是如何瞞天過海,併成功為自己的孩子辦理出生證明?這些謎團均有待進一步調查。目前這一事件警方還在調查之中,本報將持續關註。
  (原標題:突如其來的“兒子”)
創作者介紹

擺飾

dj13djade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