車主給民警送去錦旗 圖/警方提供
  紅網長沙9月26日訊(滾動新聞記者 李柔 實習生 岳佳璇)9月23日凌晨1點30分,長沙井灣子派出所民警舒國錦帶著輔警在轄區內進行例行巡防。當舒國錦等人來到上海城小區進行巡查時,發現一輛停放在小區門口的私家車,沒有關上車窗。透過車窗,可以清晰地看見後排座位上放置的包和電腦。
  因為怕車主丟失財物,舒國錦等人尋找車主無果後,決定在車旁守護到車主出現為止。
  車窗沒有關,民警開始等車主
  舒國錦從警20年,是一名辦案經驗豐富的老警察。今年年初,舒國錦從雨花公安分局刑偵大隊調入井灣子派出所,專門負責治安巡防的工作。
  23日零點多,舒國錦和以往一樣帶著兩名輔警從派出所出發,沿著香樟路一直進行日常例行的治安巡查。凌晨1點左右,舒國錦開著警車從香樟路口拐上韶山路。他們打算去上海城小區看看、轉轉,“這裡車輛多,加上有時候照明不好,擔心會有不法分子在這裡砸窗偷盜”。
  舒國錦剛把車停好,還沒走兩步,就發現了情況。在上海城小區外的人行道旁,停放著一輛白色的私家車。走近一看,這輛車的後窗只關了一半。透過車窗,可以很清晰地看到放在後排的財物,一個包和一臺電腦。事後等失主趕到現場清點財物時,他們才發現,這個包里有八九千元的現金,還有其他的重要證件。
  “當時想著,是不是有人停在附近辦事,很快就會回來。”舒國錦說,他和兩名輔警站在車旁等了大約十幾分鐘,還沒有見到車主的身影。
  等不來車主,開始打電話找人
  1點30分左右,還沒有等到車主的民警們開始著急。舒國錦回憶,他們通過警務通查詢了車牌號碼,查到了車主的姓名,但是登記的住址並不是上海城小區,也沒有任何的聯繫方式。
  隨後,舒國錦來到保安亭,請求保安提供線索。通過保安登記在冊的車牌號信息,舒國錦找到了一個號碼,但沒有登記車主的樓棟門牌號,也沒有名字。幾個人試著打了幾次。電話能打通,但一直沒有人接聽。舒國錦有點懷疑是不是打錯了。因為怕打錯影響市民休息,幾個電話不接後,舒國錦等人開始另想辦法。
  舒國錦回憶,因為不能耽誤正常的巡查,因此他們兵分兩組,由一個人開車去轄區內進行正常的巡邏,兩個人留下來等。等一個人正常巡邏回來以後,兩班就交替,換另一個人去轄區巡邏。就這樣,一直等到了清晨5點多。
  一夜過去後,車主終於現身
  凌晨5點多鐘,人行道上的行人比半夜多了些,但是車主仍沒有出現。
  因為沒有地方坐,所以舒國錦和兩個輔警只能輪流蹲守,輪流巡邏。舒國錦說,為了保護車內的財物不受損,警方不能隨意翻動車內的東西。因此舒國錦等人也沒有想到再到車內找尋其他的聯繫方式,在不能隨意走動的情況下,幾個人只能站著,站累了就蹲著。
  終於到快天亮的時候,舒國錦等人等來了車主的電話。電話那頭,車主睡得迷迷糊糊,還不清楚發生了什麼狀況。隨後,舒國錦向車主亮明瞭身份,並且要他趕緊下樓來拿自己的財物。等車主下樓後,舒國錦等人把財物交接清楚了才離開現場。
  9月25日,記者瞭解到,這名車主姓周。據周先生介紹,當天是自己太過大意,忘記關上窗戶。因為又是凌晨,自己已經睡著了,所以沒有聽到電話響。
  事後,周先生特意帶著一面印有“人民財產的保護神”字樣的錦旗,趕到了井灣子派出所,要登門感謝舒國錦。
  對於周先生的感謝,這位有20年警齡的老警察說,“因為是警察,所以有責任”,“如果是別的路人看見了可以甩手不管,但是民警不行。”
  [當事民警]
  舒國錦是貴州人。20年前,舒國錦從貴州的警察學校畢業後,分配到了長沙。一直在雨花公安分局刑偵大隊工作。今年年初,舒國錦從刑偵大隊調入了井灣子派出所,專門負責治安巡防工作。
  市民白天上班,舒國錦因為上晚班所以在休息。等市民都休息了,舒國錦開始上班巡查。
  “那個年代的人想做警察,為的是榮譽感和責任感。”舒國錦說,20年下來,他發覺這份工作是累是辛苦,但也確實是高興。
  平時舒國錦帶著輔警們騎著“小蜜蜂”上街巡邏。他們把這種巡邏用的摩托車叫做小蜜蜂,因為車尾有亮警燈,一閃一閃的,停在路邊,“壞人看到了心裡也要忌三分”。  (原標題:司機粗心忘關窗 民警“守財”到天亮)
創作者介紹

擺飾

dj13djade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